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应用设备 > 正文

访廖盖隆:毛泽东晚年的失误

2020-06-06 01:37  作者:admin 点击:次 

  访问人:但是,错误仍然没有避免,“左”的思想继续积累,最后导致“文化大革命”,毛泽东发动“文革”的原因是什么?

  廖盖隆: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这样更严重、时间更长的全局性“左”倾错误,同样是既违背了马列主义基本原理,又脱离了中国当时的实际情况,即是脱离了毛泽东思想的科学轨道,背离了实事求是、群众路线、自我批评的党的三大作风或毛泽东思想的三项根本原则的。

  正如十一届六中全会的历史决议所指出,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他的主要论点是:一大批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反革命的修正主义分子,已经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文化领域的各界里,相当大的一户多数的单位的领导权已经不在马克思主义者和人民群众手里。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在中央形成了一个资产阶级司令部,它有一条修正主义的政治路线和组织路线,在各省、市、自治区和中央各部门都有代理人。过去的各种斗争都不能解决问题,只有实行文化大革命,公开地、全面地、自下而上地发动广大群众来揭露上述的黑暗面,才能把被走资派篡夺的权力重新夺回来。这实质上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政治大革命,以后还要进行多次。这些论点,主要地出现在作为‘文化大革命’纲领性文件的《五·一六通知》和党的‘九大’的政治报告中,并曾被概括成为‘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从而使‘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一语具有了特定的含义。毛泽东同志发动‘文化大革命’的这些‘左’倾错误论点,明显地脱离了作为马克思列宁主义普遍原理和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的毛泽东思想的轨道,必须把它们同毛泽东思想完全区别开来。”决议又说:“‘文化大革命的历史,证明毛泽东同志发动‘文化大革命的主要论点既不符合马克思列宁主义,也不符合中国实际。这些论点对当时我国阶级形势以及党和国家政治状况的估计,是完全错误的。”

  作为发动“文化大革命”的根据的上述对当时我国阶级形势以及党和国家政治状况的估计,完全不是实事求是、从实际出发的,也完全不是走群众路线、从群众中来的,而是一种主观的臆造。而这种主观臆造,正如1959年8月发动“反右倾”一样,是拒绝承认发动“大跃进”、人民公社化、要求超高速度的总路线的错误,拒绝作深刻的自我批评的表现。不错毛泽东在1962年l月30日《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对于1958年以来所犯的错误,是作了一般的、笼统的自我批评的。他说,他的错误也“不能隐瞒”,“凡是中央犯的错误,直接的归我负责,间接的我也有份,因为我是中央主席”。但他所说的错误,是指所谓在执行中央正确路线的实际工作中所犯的错误,他仍然坚持”大跃进”。人民公社化和总路线这“三面红旗”是中央的路线,是正确的和不能动摇的。这就是说是下面的干部群众执行正确的路线发生的错误,而不是他提出的路线、提出的超出实际可能的任务的错误。所以,我认为他的自我批评是不深刻的,用邓小平的话说,就是“对教训毕竟总结得不够”、“没有解决思想问题”的。他对上述刘少奇对最近几年来的错误的深刻批评,特别是对刘少奇对三面红旗所明确表示的保留态度,是很不满意的。刘少奇说:“三面红旗,我们现在都不取消,都继续保持,继续为三面红旗而奋斗。现在,有些问题还看得不那么清楚,但是再经过五年、十年以后,我们再来总结经验,那时就可以更进一步地作出结论。”毛泽东为了表示他的不满和愤怒,在讲话中突然提出了中国可能变成修正主义国家、资本主义可能在中国复辟的问题,尽管他是说得很隐晦的。他说:“没有高度的民主,就不可能有高度的集中,而没有高度的集中,就不可能建立社会主义经济。(按:在这里强调的是高度的集中和建设社会主义经济,是同上文不连贯的――引用者)。我们的国家,如果不建立社会主义经济,那会是一种什么状况呢?就会变成修正主义的国家,变成实际上是资产阶级的国家,无产阶级专政就会转化为资产阶级专政,而且是反动的、法西斯式的专政。这是一个十分值得警惕的问题,希望同志们好好想一想。没有民主集中制,无产阶级专政不可能巩同。……不可能对反动分子和坏分子实行有效的专政,也不可能对他们进行有效的改造,他们就会继续捣乱,还有复辟的可能。这个问题应当警惕,也希望同志们好好想一想。”毛泽东提出这些警告的真正意图是什么,他后来在1967年2月(这时刘少奇已经被打倒了)对阿尔巴尼亚的国防部长巴卢库的谈话中说出来了。毛泽东说,我们党内的斗争,多年来没有公开化。到1962年1月七千人大会的时候,他就看出问题来了,因此他提出了中国可能变成修正主义国家、法西斯式专政的国家。